弛霧靜玥

灣家人│坑:全職高手、盜墓筆記、特殊傳說│全職CP:All葉、周葉、傘修、韓葉、喻黃、雙花│盜墓CP:瓶邪、黑花、黑癢、黑蘇│特傳CP:冰漾、夏千

【2015/05/29.叶修生贺】伞修only︱唯一的你

*架空OOC有

*回忆片段有

*崩坏注意

*脑子残

*手残错字有

*简体字版本

*第一次ry

*2014/05/29.笔

早晨的阳光穿过海蓝色的薄纱窗帘,洒进木制合板所铺成的地板,形成一片温暖的黄色海洋。

望着身旁还在沉睡的叶修,苏沐秋微笑得非常满足,彷佛拥有了全世界似的。

在黑夜的某个不被注意的角落,隐隐约约传来了闷响声──就好似拳脚踢打在人类柔软部位的声音,且一声声的非常密集,施力的人都不会累似的。

突然在这一片不和谐的声响之中,混进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便有人喊着:「在那里!」

「不好,条子来了!快闪!今天算你走运,下次碰到再打得你娘都认不出你!走!」一阵慌乱却迅速的脚步声离去。

眼前模糊不清得只能隐约看到远处路灯昏黄的光彷佛晕染了一大片色块,在夜色漆黑的画布上。

途地,有一个人影率先闯进了这块柔黄的光里,那身影就如同一匹孤傲的狼朝这儿疾奔而来。

随后又有三个比刚才的人更高大的身躯黑影跑进了黄色的光晕中,搅得灯光下的尘埃张狂地飞舞着。

「你没事吧?」跟他一样稚嫩的声音在他正前方响起,语气中是满满的担忧。

抬头望向逆光中脸颊边儿透着一丝亮光的人,在一片漆黑之中却能清楚的看见对方明亮的双眼。

在这对眼的一瞬间──他发现他无法移开他的视线,就好像极地中的猎人无法将他的目光自指引方向的北极星上移开。

唯一的那一颗星!

连被乌云遮盖了的月都再也无法吸引他的目光。
 如此璀璨夺目!

「抱歉!我原本路过时就想先帮你的,但是我又怕凭我一个人没办法救下你,反而还将自己给搭了进去才去离这儿最近的警察局求救......因此来晚了真是抱歉!」对方首先跟他说了抱歉,因为对方的怕被波及而没有马上对他伸出援手。
 但是他其实可以装作没看到继续自己前进的步伐,可是他仍然大老远的跑去求救后还回来这里,完全没有必要的事!

他却还向他道歉!真是个温柔敦厚的人哪!

「没──嘶!」刚想出言安抚一下对方的不安,却不想牵扯到了早已瘀青的唇角,顿时一阵痛沿着神经快速的传达到了大脑。

「很痛吧!没关系,你别说话!吴伯伯,他受伤了,可以让他去警局擦药吗?」对方紧张得制止了他的动作,并回头问着正在搜寻现场的警员。

一位头发斑白的警员立刻上前观察他的伤势,并安抚了下对方:「他需要去医院验伤,这样才能够成立证据。别担心,叶修!他不会有事的。」

原来他叫叶修啊!附近好像有一户有钱的人家姓叶呢......心中默默的想着,紧绷的精神一下子放松了。
 最后他的世界中只剩下一片黑暗,还有隐约的叶修焦急的声音。

======我是分隔线======

意识在清醒与昏沉中起浮,不安地动了动手臂,却被一阵钝痛给痛醒──

一瞬间还迷茫的视线逐渐清晰,等到他足够看清四周的景色时,才发现这里并不是他和沐橙生活了一年多的简陋小屋。

「你醒了吗?」刚打开房门的叶修立刻就见到已经清醒了的他,手上还拿着热腾腾的热粥,粥面上撒了一把葱。

「嗯......这里是?」干净整洁的白色墙壁,右手边有一扇窗,还有书柜,书桌椅,衣橱,放在置物柜上的小台灯和他躺着的四脚床,地板上铺着一块蓝色正方形的土耳其地毯。

「这里是吴伯伯的家,我跟他借了雪峰哥哥的房间,你昏睡了一整晚,伯伯跟警察叔叔们已经带你去看过医生了,没有大碍。肚子饿了吗?这是伯母煮的粥,很好吃的!」走到床的左侧将碗放在置物柜上,有点笨手笨脚地将苏沐秋扶了起来。

苏沐秋的脸都憋得黑ㄌㄜ可见得那群人打得有多狠。

「抱歉!弄痛你了吧?!我......」手足无措了会儿,直到苏沐秋的肚子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响。

正想辩解他哪里痛了的苏沐秋,顿时被自己肚子饿了的叫声打断技能,甚至因为叶修听到了那声响而露出的笑容,脸红了。

「你能自己吃吗?」叶修带着笑意询问。

这言下之意是想问他是否需要别人喂他。

「我哪需要──」脸更红的苏沐秋着急地伸出手想去拿那碗粥,却因为动作太大而牵动到了伤处,立刻疼得把剩下的话都咽回去了。

「ㄟ?!你动作别太大啊!你全身上下大小伤不说,还有内伤呢!」叶修急急忙忙地上前将人压住,但又怕把人给压疼了,就只是微微的施力。

等到他缓过劲来了,便低声地说:「麻烦你了!」

声音低沉得就好像安静幽蓝的大海深处,透着淡淡的妥协。

「好的,恭敬不如从命。」笑意再次漫上那双如北极星般晶亮的双眼,他侧坐在床铺上,端起那碗被放置得有点久的粥,一勺一勺地舀起送至苏沐秋的嘴边。

那时的阳光正好从房间中唯一的一扇窗洒了进来,将两人照亮,彷佛置身在温暖的海水中。

同样置身在暖阳中,苏沐秋回想起了他们初次相遇的场景。

当时的他,显得异常狼狈;而叶修,却有如命运中的那一束光般来到了他的面前。
还记得那个时候,叶修连他叫什么名字都没有问,就只是喂他喝着粥;而他却也忘了打电话给沐橙报个平安,就只是被他喂着粥。
甚至两人都很默契的没有提昨晚发生的事情,就只是将事情交给警察去处理。

静谧的享受着那段被金黄阳光所笼罩的世界。

正清醒的人轻轻的煽动了羽睫,聚焦后的眼便看见了面前笑得满足的脸。

「早安,叶修。」马上察觉到叶修醒了的苏沐秋,先偷亲了对方的脸颊后才说了早安。

「嗯,早安,沐秋。」淡淡地笑了。

两个人今日的第一个早安,只属于对方。

======我是分隔线======

两个人出了趟门去买早餐,回家后,沐橙已经醒了。

「哥哥、叶修,今天我放学后要去同学家做活动海报。下午五点会回来。」在两个哥哥一进门的时候便开口说着今日的晚归。

「嗯,沐橙,回家的时候哥哥去接你!哪个同学家?」苏沐秋答应了她,拿着其中一份早餐递给了沐橙。

早上七点十分,沐橙走路去学校还有十分钟,赶得及在时间内到校。

「学校转角卖卤味的那户人家。」拿过了早餐,临出门前回过头朝两个哥哥说了道别。

送走了家中最被宝贝着的妹妹后,两个哥哥走回了简单、空间小得几乎快称不上客厅的空间里,在靠窗的小桌子边面对面地坐了下来。

沉默在这有点迟来的早餐时间中蔓延。
这本是每日都很平凡的情况,今天却让有别样心思的人有点儿地小躁动。

「叶修,你还记得你第一次遇到我的那一天吗?」苏沐秋首先打破了这份沉默,挑起了一个回忆的话题。
有关他们缘份开头的回忆。

叶修自早点上分了点注意力瞥了眼苏沐秋,而后又低下了眉眼淡淡地笑了。
「记得,如果那一天我没有去参加同学帮我庆生的派对,那个时间点我不会经过那里,如此就不会看到你那狼狈的样子。」

该说是命运的安排吧!
那样的缘份使他们俩相遇,如果那天不是叶修生日,他就不会在那个时间经过那个地点,而救下了被围殴的苏沐秋。
多么奇妙的巧合!

苏沐秋站了起来,走到叶修身旁站定。

「怎么了?」抬头望着苏沐秋,浅浅的笑依然挂在唇角。

风微微的吹了进来,使两人的发飘扬。
在略带热度的风吹拂下,苏沐秋弯下了腰,在叶修的唇上蜻蜓点水的吻了下:「生日快乐,叶修。」

风停了,苏沐秋继续说:「有幸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耀!」

心中的湖泛起了阵阵涟漪,望着苏沐秋认真的黑眸,喃喃地道:「我也是,沐秋。」
说罢,便笑着搂上了对方的脖颈,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在小小客厅的窗边,站着两个无法被人分离的人影。

风,又轻轻地吹起。

Fin.

终于写完了,呵呵。
是否写肉还是再看再说再研究吧XD
↑ 这人根本(ry

tag已经修改ya

评论
©弛霧靜玥 | Powered by LOFTER